中央一號文為物流快遞業釋放了哪些信號?

 服務介紹                 |    2019-03-16 02:37

作為21世紀以來第16個指導“三農”工作的中央一號文件,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做好“三農”工作的若干意見》的發布時間2月19日較往年稍晚了一些。在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整體目標下,2019年中央一號文彰顯出“聚焦精準扶貧、打贏脫貧攻堅”的決勝心和行動力。

細觀近年中央一號文關于物流快遞業的表述可以發現,2019年中央一號文在完善鄉村物流基礎設施網絡、農產品物流骨干網絡和冷鏈物流體系建設之外,還鼓勵各類市場主體開展農技推廣、土地托管、代耕代種、統防統治、烘干收儲等農業生產性服務。由此,中央一號文將物流快遞服務農業和農村的范疇,從基礎設施支撐層面上升到產業融合發展層面,力爭推動現代化農業發展形成可持續局面。

助力農村發展大有可為

立足國內物流快遞業發展的實際,占據國內市場份額超過九成的民營快遞企業的潛力挖掘,對于落實中央一號文針對農村地區和農業發展的基礎設施完善、物流配送體系構建和農業現代化轉型等問題上不容小覷。具體而言,一方面網絡覆蓋密度成熟致使配送優勢凸顯。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鄉鎮快遞網點覆蓋率進一步提升,已經超過90%。以電商快遞業務為主體的民營快遞企業網點覆蓋率幾乎實現縣級市的全覆蓋,鄉鎮級覆蓋率也超過85%?;A物流網絡覆蓋方面的先發優勢,使得物流快遞業服務“互聯網+”農業的配送時效優勢凸顯,能夠更好促進“農產品進城、工業品下鄉”,實現物流快遞、電商和鄉鎮特色農產品資源的有效整合。

另一方面,積累了相對豐富的運營經驗,物流快遞企業的“電商+快遞”模式推進精準扶貧大有可為。統計顯示,2018年全國農村網絡零售額達到1.37萬億元,同比增長30.4%;全國農產品網絡零售額達到2305億元,同比增長33.8%。電子商務成為脫貧攻堅的重要手段,通過加強與商貿流通、郵政、物流、快遞、供銷等物流服務網絡和設施的共享銜接,積極打通雙向流通渠道,促進農村優質農產品“出村進城”,助力精準脫貧。積極響應國家在電商扶貧方面的政策號召,物流快遞企業已經具備相對豐富的“快遞+”領域的運作經驗。

農產品“上線”尚有三難

中央一號文的出臺,大大提振了物流快遞企業進一步深入參與精準扶貧的信心,也成為鼓勵企業在鄉村“最后一公里”加強與供銷、合作社等屬地資源整合的動力。當然,在推動農產品“上線”商品化當前還存在較多的困難需要克服,比較突出的有三個方面:

一是農產品需要商品化角色轉化。由于農產品的生鮮和時令性特征,以及農村地區在產品包裝、品質監控、倉儲管理等方面的短板,一定程度上成為農副產品附加值提升的制約因素。實現農產品由“產品”到“商品”的轉化,需要經過專業化的篩選流程管控,借助商品分級、差異定價、專業包裝等操作,實現農產品標準化和商品化。此外,在農產品的深加工方面仍有較大提升空間,促進農副產品由原材料向制成品轉化,由產業鏈初級分工向中高級分工升級,也將是實現價值倍增的有效手段。

二是農村交通基礎設施有待完善。在農副產品“線上線下”融合發展中,伴隨農產品供給端生鮮特色和需求端消費升級的雙重特征,及其對物流快遞配送時效更高的要求,現有的農村地區交通基礎設施條件有待提升。此外,在《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中同樣提出改善農村交通物流設施條件的要求,要加快構建農村物流基礎設施骨干網絡和末端網絡,鼓勵商貿、郵政、快遞、供銷、運輸等企業擴大在農村地區的設施網絡布局。

三是冷鏈物流商業模式有待整合。當前,我國農產品冷鏈物流同樣面臨“由大到強”的換檔升級需求,消費需求旺盛和冷鏈物流供應分散的局面并存。數據顯示,我國農產品冷鏈物流占全國物流總額的1.58%。本質上,冷鏈物流高品質發展是一個涉及倉、轉、運、配全流程的體系化升級過程,對于物流快遞業的資本投入有較高的要求。此外,農副產品本身的時令性特征使得冷鏈物流的商業模式與傳統的電商物流有著本質區別。因此,企業自建冷鏈物流配送需要向專業的第三方冷鏈物流、第四方冷鏈物流轉化,助力農產品冷鏈物流實現全產業鏈資源整合,減少物流過程中的農產品損耗。

農產品電商的升級策略

立足物流快遞業的資源基礎優勢,在履行好精準脫貧的時代使命和社會責任的同時,需要提升物流快遞服務農業現代化的升級目標,同時也是以“快遞+”模式促進產業融合、拓展物流快遞業務類型的重要舉措,由此為物流快遞業高質量發展注入動力。

首先,農產品電商需要產業鏈運作思維。在政策紅利的引導下,物流快遞業需要大幅提高農產品篩選、追溯、包裝、配送等全業務環節的專業化程度,將物流快遞的服務功能注入農產品供應鏈打造的一體化流程,推動農產品的標準化、專業化和品牌化進程,通過分層分級定價體系區分商品品質,實現物流快遞服務產業互聯的增值效應與現代化農業發展的“雙贏”。同時,在“快遞+電商”的運作過程中,要更加注重屬地化特色農產品為核心的產業集群培育,將物流快遞高質量發展、地方產業集群培育和現代化農業發展的多元目標有效融合,充分發揮資源整合的協同效應,將物流提質增效在農村電商發展中同步探索和實踐。

其次,農產品電商需要平臺化運作模式。在2018年商務部等8部門聯合發布的《關于開展供應鏈創新與應用試點的通知》中,第一條就是建立健全農業供應鏈應用試點,其中明確提出構建一批整合能力強、協同效率高的供應鏈平臺,并發布了首批的試點推進城市?;诰€下農產品標準化和供應鏈打造的基礎支撐,承載農產品上行的供應鏈平臺將不可或缺。物流快遞企業可以在網絡優勢突出、產品特色明顯、合作緊密的縣鄉鎮通過“先行先試、以點帶面”的方式率先試點與屬地有影響力的電商平臺的合作,借助互聯網、大數據等信息技術手段,推動農產品生產、加工、存儲、運輸、銷售等環節的信息互通共享,實現信息流、物流和資金流的整合,此舉也將成為推動農產品供應鏈和平臺化運作的源動力所在。

第三,農產品電商需要專業化人才供給。由于農產品電商發展的產業屬地化特征,在具體的運行過程中,需要具備網絡技術知識、熟悉農業生產以及農產品銷售經驗等方面知識和技能的專業人才保障。同時,擁有針對屬地農產品特色的專業人才的培訓和輸出資源池,能夠為快遞物流企業提供有效人才供給,推動農產品市場化合作的規范化和誠信化進程,更好實現農產品商品化和品牌化。同時,以農村電商發展更好解決和吸納屬地人口的就業,實現農民收入水平提升。

最后,農產品電商需要政策持續發力。伴隨《電商法》的出臺實施,明確指出國家促進農業生產、加工、流通等環節的互聯網技術應用,鼓勵各類社會資源加強合作,促進農村電子商務發展,發揮電子商務在精準扶貧中的作用。同時,針對個人銷售自產農副產品、家庭手工業產品,個人利用自己的技能從事依法無須取得許可的便民勞務活動和零星小額交易活動免去市場主體登記。

總體而言,國家對于電商扶貧給予較高的期望并提供相對寬松的政策環境給予鼓勵。同時,在推進農村物流配送網絡共建共享、小微企業減稅降費以及農村金融扶持方面的政策也不斷發力。當然,在釋放物流快遞企業助力農村電商方面,盯準企業“用地難”、“融資難”、“通行難”等實際問題給予可操作的地方指導意見,更多體現出政府在市場資源配置中的引導作用,將是緊密響應“物流降本增效綜合改革試點”的重要手段,也是改善物流快遞營商環境的有力舉措。

整體上,中央一號文的出臺堅定了物流快遞業參與精準扶貧的信心,在認清電商扶貧面臨的困難和挑戰的同時,也賦予物流快遞業轉型升級新的市場空間。伴隨改革開放的深入推進,農村電商為物流快遞業國際化、綠色化、科技化等發展提供更加豐富的業務場景,也是實踐物流快遞與產業互聯融合發展的有益嘗試。